document.writeln(""); document.writeln("
"); document.writeln("");
首页 > 资讯 > 财经 > 正文

设计师宋涛的谦而不悔——青舍专访

       青舍 x 设计之春 | 设计师宋涛的上上签,「谦」而不悔

  宋涛,一位理想主义的设计师,一位优秀的捧场专家,一位甘于寂寞的梦想家。

  创建自主设计工作室,把「自造社」开进中粮广场,成立 SAY FINE ART 艺展机构,发起中国家居设计师品牌联盟,创办O GALLERY 代理国内外一线设计师品牌 . . . .

  这位70后设计师,多年来热衷于推动设计圈的进步,却不小心耽误了自己的设计才华。而阴错阳差间,他更萌生了缔造一所关于设计的博物馆的「神性」想法。机缘巧合下,宋涛也成为了以2020年CIFF 广州为载体的「设计之春」首届当代中国家具设计展中,四位联合策展人之一。

  彼时,他将带着自己的「Yuan Museum」杀回主流视野,用一次系统化梳理,为设计的复苏打下基础。

10.png

  人生就像不停地抽签

  前方全是未知的情节

  世界也没那么多一帆风顺

  可以分配给我们

  大多数人终其一生

  都抽不到一次生活的「上上签」

  只能在 「好」与「坏」的夹缝中

  田忌赛马

  敢于击水于时代潮头的设计师们

  人生就更跌宕起伏

  永远都在「TO BE CONTINUED」

  然后守望一次次改变

  愕然回首数十年

  早已置身事外的设计师们

  都从一些往事中

  寻找到了关于「真理」的启示

  好「签」虽不常有

  但逐梦者

  总能在乌七八糟的命运中

  写下一张自己的「上上签」

  宋涛是一个如果你想了解,就一定能找到方法的人。

  不论是他在待人接物中毫不设防的处事方式,还是在社交平台上大大方方袒露自己的爱好与情绪,你总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一条通向他的道路,这就是接近一位纯粹之人的便利之处。

  宋涛也是一个如果你不愿去了解他,就很难在聚光灯中找到的人。

  作为一个家居圈里较早出道的人物,他其实经历了中国设计十几年间飞速且坎坷的变化,也成功的与每一次发财机遇擦肩而过,最终成为一个被业内人熟知,但走出圈外却鲜有名声的隐形「大哥」。

  宋涛以低调的角色介入设计圈的每一个切片之中,在无数艺展与商展中留下自己的身影,默默推动着艺术设计圈的发展,但似乎总对自己所操持的事业保持着一份疏离感。

  我们觉得,冥冥之中他总在拒绝着一些唾手可得,又过于具体的成功。

  有时,我们有些理解他,或许这位白发见长的好友,本质上还是个无法全盘拥抱商业社会的古典主义文青,他不想将自己钉在一个物欲横流的位置上,并从心底拒绝那个盆满钵满、名扬天下的自己。

  但是更多的时候,我们对他的疑惑也会被放大。宋涛,这个在行业里积累了太多善缘的老好人,这位几乎拥有北京最广阔人脉的设计师,到底想干成一件什么事?他的人生理想到底寄托于何方呢?

 

  而当我们在位于751D·PARK的「自造社」老巢中,与宋涛面对面饮过几盏茶后,终于摸出来了点关于他理想的眉目。

  其实很简单,宋涛是一个纯粹的艺术家和设计师,他更喜欢一些书面的艺术和设计,也想做一些不那么市侩,最好还带点使命感的事儿。

  所以,宋涛打算打造一座博物馆,用他多年来近似于「摄影机」般的行业视角来「断是非」,把自己认可的设计作品统统放入其中,雕刻一段属于中国家具人的设计史话。

  在即将到来的「Yuan Museum」中,年轻人能悉知文化脉络,不惑者可追忆似水年华;而永远年轻的理想家们,则能找到未来的影子。

  这,就是宋涛的上上签。

  这是一次真实的抽签,宋涛将从青舍QingHouse准备的「正负情绪」中随机抽取两种,而他也将把自己与签面对应的情绪故事讲给我们听——

  # 自  造  社 #         # 急流勇退 #         # 身份更迭 #

  第一张命运之签,是「谦」谦君子的故事。

  多年以前,宋涛曾是冲锋在中国原创设计最前线的「战士」。后来大概是为了更好地沉淀和反思,也为了探究家具设计在当代的表达方式,他自「设计一线」退到了「行业幕后」,埋低谦逊的头颅,蛰伏在设计圈的角落。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设计圈的风风雨雨似乎和他没了什么关系,面对巨大的落差,说没有彷徨过那确实不可能。但也正是这令所有人都为之惋惜的「退步」,为今天宋涛价值观的形成埋下了伏笔。

20.jpg

  中粮广场自造社

  宋涛沉声告诉我们,20年前西方压根儿就不知道中国有什么原创家具。

  当年他从巴黎学成归来,特想把带有「原创」品质的设计力量汇集出一个群体,好让中国设计能在国际上闹出点更大的动静,于是便喊上邵帆、阿城一起搞出了家具品牌「自造社」。

  想法是有了,人也齐了,不过店该开在哪呢?北京城有个中粮广场,坐落于京城一等一的地段,那地方租金高昂不说,其中入驻的还全是进口品牌。

  于是,宋涛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敲定了这个寸土寸金的铺位。就此,「自造社」成了当时中粮广场里唯一的中国品牌,一时间风头无双。

  那时候的宋涛就像头初生的牛犊,既有一腔热血,眼睛里还写满了诗和远方,就差把「奋斗在原创设计第一线」几个字纹在自个儿身上了。

  可他绝对不会料到,后来「自造社」阴差阳错之间竟然急流勇退,从商业价值更浓的中粮广场,迁到了更主张艺术环境的751D·PARK。

  隐退后,暂时不必多为商场分心的宋涛曾去中央美院带过两届毕业班的学生,也曾从中发现过几颗设计苗子。

  但当他发现哪怕倾尽所能为学生提供条件、创造环境,最后能坚持下来的还是寥寥无几时,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身边那些坚持下来的人一路走来是如何步履维艰。

  于是,一个想法在心中暗暗萌发,怎么能在「山重水复」的原创设计圈趟出一条「柳暗花明」的小路呢?

21.jpg

  2014-自造社展厅

  宋涛开始计划筹办Yuan Museum,这是对中国当代设计和艺术做的一次脉络梳理,他想来一次彻底「清算」。

  从每一种工艺材料的使用,到每一件标志性作品的由来,再到每一个重要人物的生平,将所谓的「东方审美」,按照清晰的时间轴线索进行展示。

  虽然他并不认为单靠一个博物馆就能让大伙儿认清设计,但却发自真心觉着这些基础层面的普及工作,一定有其不可取代的价值,且必须有人投身其中。

  宋涛觉得,如果自己能建立起一套设计美学标准体系,让同行借此能对行业内的人、事、物一目了然,那定能给还在迷茫期的设计师指引航向。

  从「台前」到「幕后」,从弄潮儿到旁观者,随着身份的不断转变,宋涛的心境也逐渐趋于淡薄和超脱。那些经历过的曲折和挫败,都成就了他恭谦的美德,也为他带来了几十年如一日的好人缘。

  或许有的时候,生活不必一味追逐金钱的胜利,以退为进,方能看清自己内心深处真正的渴望。

  # 画       廊 #          # 错失良机 #          # 无愧于心 #

  第二张命运之签,是虽憾无「悔」的故事。

  对于很多看似错失良机的往事,宋涛显得风轻云淡。他笑着告诉我们,这些年自己常被朋友以「为什么当年没在北京多买几套房子」来戏谑曾经「流产」的画廊生意。

  但当下面对我们同样的疑问,宋涛的答案已然坦然。在他的人生观中,有些事儿只要曾参与其中,即是一种得到,可能多少有点遗憾,却从来谈不上后悔。

  宋涛当年回国后,发觉中国的艺术环境十分闭塞,极度缺乏与国外的艺术交流。为了能加速与国际艺术领域平等对话,1995年他的「TAO画廊」走进了大众视野。

  刚出现那会儿,全北京还没有多少正规的画廊,可没过几年,宋涛就发现画廊圈的商业气味越来越浓,艺术气息反而愈发稀薄,已经背离了他从业的初衷,于是他咬咬牙选择离开。

  提起当年曾一起合作过的艺术家,诸如刘野、宋冬、王音、季大纯等人,如今都已是「当红大家」,试想如果「TAO画廊」还健在,那估计话语权与收益早已非比寻常。但宋涛对此还是同样的态度,遗憾但不后悔。因为当年的所有决定都由心而发,不拧巴。

22.jpg

  2002-自造社展厅

  一直以来,除却日常工作,这个不卖画、不办展、也不想做职业艺术家的人,得闲就奔画室跑。

  无论在多么繁忙焦躁的时刻,兹要是拿起画笔,宋涛就能很快平静下来,大抵是因为他把画画当作了某种「修行」的无上妙方。

  宋涛告诉我们,最近他又有心思把画廊重新给捡起来,倒不是因为生意,更多是为了一直未曾忘却的艺术梦想。

  时隔多年,他自觉现在无论是综合能力,还是内心对发展方向的把控都更成熟,也有把画廊做得更好的信心,这次他不会再「半途而废」了。

  画廊能再开,但是「自造社」却无第二个。

  看到如今一个个设计师品牌鱼贯而出,眼前的这个男人坦言,其实心里多多少少有点失落和遗憾。

  毕竟「自造社」作为第一批设计师品牌,如果能一直走到今天,算算也该有十七八个年头了,一定能出产诸多精彩无比的设计,自己也不再仅仅是历史的见证者,更是历史的参与者了。

  可是对于当初的「停顿」,宋涛还是不后悔。虽然从一定意义上来说确有所失,不过也正因如此,他才有了足够的时间重新思考与筹划,将「Yuan Museum」的念头成真。

  所以说,每一个选择背后都有其不可取代的惊喜。如今令宋涛感到快慰的是,这个设计博物馆也机缘巧合顺遂了「自造社」给原创设计师品牌搭个平台的本心。

  数十春秋,于而今这个短暂的午后与我们相遇,匆匆自宋涛记忆隧道流淌而过的往事,居然也成了我们一行三人难以忘怀的心事。

  愿岁月终留宁静予宋涛,赠他眉梢六分淡静,三分坦然,只剩一分憾意恍如光之流转,分秒不见了踪影。

  其实,每每提起宋涛圈里人也都清楚,这人做事儿没什么私心。也得益于此,他后来很多项目能推进得顺风顺水。慢慢的,那些曾经错过,遗憾但不悔的往事,也成了一路走来的沉淀和累积,也垒起了宋涛更坚毅的态度与心境。

  博物馆,似乎在拳拳到肉的市场化白刃拼杀里,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而宋涛和他的「Yuan Museum」展区,既有点像是菜市场里的报刊亭,又像是闹市中的禅院,无疑将成为「设计之春」里最为特殊的一个存在。

  天命之年的宋涛谈起「设计之春」,俨然一副意气风发难掩热血的模样,心底憋足了撸起袖子为明天拼一把的勇气。冥冥之中,他与「设计之春」这个抗着改革大旗的展会,性格竟然格外的契合。我们愿意相信,他们二者的结合,一定能爆发出最纯正的「原创力量」,将中国设计向前猛推一把。

  2020年,宋涛再次将舞台让给了别人。但此时他的心境和20年前已今非昔比,自有一番坦然与逍遥。

  .END.

  青舍 x 设计之春

  专题策划 / 马达 任帅

  本期采写 / 任帅   主编 / 王哥

  设计 / 路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