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房产 > 正文

乐乎公寓罗意:“万幸”疫情爆发在春节阶段

  “乐乎公寓0疑似,0确诊,集中式公寓中没有爆发出疫情,各位公寓从业者应该万幸疫情出现在春节期间”,罗意讲道。在2月28日由凤凰网奇点长租主办的奇点心直播活动上,乐乎公寓创始人CEO罗意受邀参与线上直播,以“‘疫’路坎坷 长租企业的坚守与价值”为题分享了这一观点。

  不幸中的“万幸”

  罗意认为,尽管行业运营者都有一套运营管控的机制,但次次的疫情绝对是对各个创业团队的重大挑战。我们有专业性和应急预案,也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乐乎春节期间只有1214户租客留在社区里,加之复工的推迟和社会心理的修复过程,以及各地的封村封城动作,对疫情起到了缓释作用,给了集中式公寓喘息的机会。除了“职业”和“专业”外,更重要一线员工的“敬业”。乐乎200位一线值班人员,在流言蜚语的环境下,仍旧坚守一线。此次疫情对整个行业乃至全社会是个黑天鹅事件,做个有“担当”服务者的定位要肯定。

  争取优质营商环境

  由于长租公寓的地区属性,以往的公寓运营商和街道办关系的处理一直是挑战,在疫情期间,罗意认为要多方协同配合,积极沟通。乐乎在此次抗“疫”过程中领会到,运营商与主管部门之间的目的是一致的,辖区的安全是大家的共同目标。以往多是管和被管的关系,通过此次疫情乐乎非常开放沟通,互相了解工作内容品控标准,提供具体的帮助,此次乐乎为其提供疫情特供房,取得双赢。又如乐乎广州的项目,管理着整村1000多套房子,乐乎配合当地政府搭棚子做流动人口的管理,乐乎跟政府基层组织的关系也因此拉进。

  房东减租不是救命稻草

  罗意坦言,在现阶段,乐乎面临三重压力:已入住租客安全;租客有序回城,降低交叉感染;帮甲方租房子降成本。近期罗意多次走访了北京五道口望京等多家零售业,他认为要提前感知市场变化。“尽管现在的疫情影响相对明朗,但经济回暖需要多久不清楚,租赁是下游服务业,如果服务业不恢复,我们就没有生意做”,罗意提到。

  乐乎的身份是多重的,但是第一身份是企业经营者。不同于包租模式,乐乎是服务商,上游是加盟商,下游是租客,乐乎需要对双方负责。经历去年的经济严冬后,又遇到了当头一棒,行业原以为的小阳春没有出现。企业要自救,并且帮助加盟商活下去,是乐乎的价值。“我们要保障员工安全,保障客户的安全。”

  罗意认为,在疫情后的经济恢复上,机构从业者的能动性是足够和充分的,无论是迅捷程度、还是复工复产的紧迫程度,这也意味着现金流的安全,员工的就业率及收益水平。但是,刚性成本还在。房东减租是情谊不是责任,即使是有减租,较长一段时间来看,现金流也很紧张。租赁的行业特性,我们需要实物交付才能带来现金流,乐乎也开通的远程看房,放宽了线上看房预定免费退的条件,但行业逃不出要线下交付,乐乎有极强的业务欲望,现在去化相当于有正常业务的三分之一。疫情后还是会受到社会心理修复期的限制,坦率讲行业仍旧很困难。

  “涨价”不具备条件

  “企业很想涨价,但是涨不动”,这是罗意对于房价的判断。他认为,由于2019年长租行业触底,很多房子都降了价,今年各家企业都想做精细化运营,希望财务表现都希望有所提升,去年北京没有涨价,上海也没有涨价。多数企业都会有每年3%-8%上涨的固定模型,如今供需关系导致,大家不敢按照自己的模型操作,恢复正常的价格都不敢,更何况涨价。或者是价格涨上去了,优惠给到了,始终以出租率为第一前提。乐乎也在摸索,保证甲方的盈利模型成立,也同时要保证租客的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