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ln(""); document.writeln("
"); document.writeln("");
首页 > 资讯 > 国内 > 正文

漂流的社交电商或将迎来发展新机遇

  9月9日,常务会议确定了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加快发展带动新型消费的措施,目的是加快促进经济恢复性增长。

  会上,电子商务司副司长贾舒颖表示,直播电商、社交电商、跨境电商等新模式的出现,顺应了时下多元个性的消费需求。电子商务带动线上线下融合发展,传统实体经济在数字化转型方面做出了新的探索和尝试。

  众所周知,社交电商的发展一直伴随着争议,云集、贝店、斑马会员、花生日记、粉象生活、淘小铺等都曾因“涉传”遭遇罚款。而近日,记者获悉,有关监管部门撤销了对花生日记处罚决定。这笔社交电商行业最大的罚单是否真的被撤销了?记者随后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司系统查询,搜索结果显示:花生日记已经从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黑名单)中被移除。记者致电花生日记了解该情况,花生日记相关负责人对此事并未正面回应。

  创新与传销如影随形

  从资本热捧到行业遇冷,社交电商有时被捧为时代的风口,有时又游走在法律红线的边缘,让人避之不及。社交电商一边是飞速发展的市场火焰,一边是深不可测的传销大海。

  拼夕夕是以微信为依托成长起来的,它的社交性主要体现在拼团拼购上,实际是电商为主,社交为辅;小红书这样的内容社交电商平台,则是内容为主,社交为辅,电商更次之;再到贝店、斑马会员、粉象生活、蜜源、好省变成了社交与电商各占一半。对于社交电商行业来说,“社交、帮带”这种鲜活地生活因素越浓烈,传播起来越有力。

  另一边,社交电商的速崛起也吸引了包括网易推手、阿里巴巴“微供”、京东“享橙”、唯品会“云品仓”、寺库“库店”、小米“有品推手”等头部平台纷纷入场。

  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社交电商的用户规模达7.13亿人,同比增长17.26%。社交电商的市场规模达2万亿元,同比增长71.71%。目前,我国社交电商市场共有五大形态。分别是并购型、分销型、社区型、导购型和工具型。根据的数据2020年社交电商市场规模将达3万亿,占到网络零售交易规模的31.3%。

  平台是生存还是毁灭

  莎士比亚说: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对于社交电商行业从业者来说,生存还是毁灭也是目前所必须思考的问题。

  虽说云集的上市、拼多多的市值突围让大家又看到了希望。互联网人都相信,一切皆有可能。

  但“拉人头”是目前社交电商行业普遍存在现象,无论是否有缴纳会员费,或者说“拉人头”是目前社交电商所必须经历的阶段。

  拉人头就是传销吗?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北京大学电子商务法研究中心主任、教授薛军表示,需要将“拉人头”与“收取入门费”结合起来进行判断,而非独立判断。薛军认为,对于电商新模式的合法性判断,大体要遵循中立性原则、鼓励性原则、实质性判断原则。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国家市场监督总局社交电商立法项目负责人朱巍教授也表示,社交电商的本质是社交经济加意愿经济,社交裂变不等于传销。未来社交电商将去网红化、去层级化、去中心化,门槛不断提高。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商法研究所所长,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刘俊海曾表示,对于电子商务当中的社交电商平台需不需要单独再制定一部法律规范的问题,只需要把电子商务法延伸到社交电商平台领域就可以,可以由全国会修改电子商务法或者对电子商务法作出解释,还有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民法典,加上现在的电子商务法都能够解决假冒伪劣猖獗的问题。

  目前绝大多数社交电商平台对盈利模式还处于摸索阶段,甚至只谈会员增长,讳言销售增长和商业变现方向,导致社交电商平台不断被人诟病。

  电商平台承担着平凡人的创业梦想,而社交电商平台更是其中重要的一环。因其创业门槛更低,涉及创业者数量更加庞大驳杂,将会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但对于新模式来说所有的政策都是滞后的,滞后的政策对行业的影响是巨大的。

  相比过去一些互联网前辈们,社交电商平台当前需要做的,已经不仅仅是吸纳会员,而是反思平台内在的发展驱动力是什么?是靠拉人头驱动?爆款产品驱动?还是技术驱动?

  社交电商虽焕发着前所未有的生机,但也面临着难以想象的挑战。平台未来的归宿如何,内在驱动力决定生命线长短。合规自律才能尽早上岸,只谈套路将被永远流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