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资讯 > 正文

十年行业老兵连续创业,打造跨境移动支付的领导者

​  在支付这一创业门槛很高的行业,黄春波却连续创办了两家公司,而且一家位于中国,一家位于美国。

  这两家公司分别是众联科技与Citcon,前者在国内提供聚合支付及营销解决方案,乘着移动支付在线下全面铺开的时机迅速发展,最终于2017年在新三板上市;后者则在海外市场提供包括中国引动支付解决方案 - 支付宝,微信以及银联云闪付在内的支付服务,最近一年内业务量扩大了数十倍,业务从美国拓展至加拿大主流市场。

  本周Citcon宣布正式进军欧洲,并委任Citcon现任北美零售业务总经理Jean Kany为全球企业级零售副总裁,以及曾在Visa、MasterCard以及美国运通等企业拥有25年管理经验的Nigel Stone为英国市场负责人。

  前不久,Citcon刚获得全美最大规模华裔商业银行、美国上市公司华美银行(股票代号:EWBC)的新一轮500万美元战略融资。

  如果你在美国出游时发现,美国的商店竟然也可以直接使用微信,支付宝或者银联云闪付付款,那多半会是Citcon为这家店提供的支付方案。伴随着国内移动支付技术的出海,Citcon也把握了这一机遇,成为最早将微信与支付宝付款方式带到美国的公司,并成为中国移动支付公司在北美最大的合作伙伴之一。

  现在看来,黄春波这位前eBay、PayPal, VISA 技术管理者在国内移动支付发展如火如荼之时适当地参与了进来,又在支付出海的浪潮下再次起程,两次踩点不可谓不精准。

  静候时机 厚积薄发

  黄春波在硅谷支付行业驻扎了十多年,在美国拿到计算机博士学位后,他先后在硅谷众多知名企业担任管理职位,比如eBay/PayPal、Visa和甲骨文,职位也逐步晋升。或许是受到硅谷氛围的熏陶,他也一直存有创业的想法。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个从接近十年前起就看好移动支付前景的业内老兵。

  他在Visa的同事蒋蔚还记得,当时与黄春波在公司经常探讨美国支付行业的趋势,黄春波认为美国的移动支付发展比较滞后,“他觉得我们(Visa)信用卡做得很好,数字支付上肯定是业内第一的,但春波一直认为Visa虽然也在推进移动支付,但作为一个已经很大体量的公司,没有很大的动力来推一个前景还不明朗的移动支付产品。”

  除此之外,美国成熟的信用卡网络、消费者既有的习惯等等因素,都制约着这个市场的发展。

  2010年,蒋蔚和黄春波同一天加入Visa,继而相识。七年多后,蒋蔚被走上移动支付创业道路的黄春波说服,加入了成立不久的Citcon,担任总裁及首席运营官。

  当然,除了结识创业伙伴以外,Visa的这段经历还给黄春波带来了宝贵的经验。在Visa这样的国际支付公司,他有机会了解技术和产品在全球的布局,同时也能看到新兴的移动支付在Visa内部和世界各地的发展。这对他后来无论是创立众联还是Citcon都有很大的帮助。

  在2014年左右,黄春波看到了一个新的机会。

  当时苹果的Apple Pay正式发布不久,他的一位国内上市公司的朋友也想做移动支付,力邀他回国发展。他想到,凭借在国外十多年的经验,何不先回到国内做移动支付,毕竟国内消费者没有美国这样的历史遗留问题,信用卡普及率也很低。不久后,黄春波与朋友一起在中国创办了众联科技。

  这一判断被后来的数据所印证。2015年底,支付宝以8.5万笔/秒的交易峰值,超越国际支付巨头Visa成为全球处理能力最强的支付平台。这既代表了阿里这家公司的技术实力,也说明了国内移动支付的发展速度。

  2014年底,微信支付通过春节红包对支付宝的巧妙“偷袭”,让互联网公司的移动支付竞争愈演愈烈。微信与支付宝也逐渐拉开了线下商户拓展比赛的帷幕,深挖使用场景。众联也抓住这一时机,乘着二维码支付的东风迅速壮大,如今已经是新三板上市公司。

  重新出发

  之后回到硅谷成立Citcon,可以说与在国内推动微信、支付宝这类移动支付一脉相承。

  随着国内支付市场竞争的加剧,以及市场渗透率快速贴近天花板,支付宝与微信将目光投向海外市场也是在情理之中。再加上跨境电商的增长与海外的旅游用户的激增,黄春波判断,中国用户所熟悉的支付方式肯定会推广到海外。

  这也与他在Visa观察到的情况相符。不同国家之间对移动支付技术的采用速度(Adoption Rate)不一样,技术推广中会遇到诸多困难,但其中也创造出机会,比如,一个区域试验成功且行之有效的标准化模式,在另一个市场可以同样复制。而将国内的二维码支付带到美国,就是上面一种模式的复现。

  但这一次不同的是,他没有了国内众多合作伙伴资源,需要白手起家从头做起,尤其是在团队建设上。在支付领域摸爬滚打十多年的黄春波很清楚,支付行业相当复杂,组建团队是重中之重,而整个行业的创业氛围不如AI、VR那样浓厚,有一定经验的人都在稳定和成熟的公司。于是他再一次找到了蒋蔚。

  2014年,黄春波离职创业时也曾邀请蒋为蔚加入,但后者没有答应,只是“非常佩服他毅然放弃高薪,回国创业”。

  到了2017年,在Visa营销部门担任多年领导职务的蒋为有了自己创业的想法。便找到了一直保持沟通的黄春波,希望寻求一些意见。

  “我们在Palo Alto的一家星巴克谈了3个小时,到最后他说,‘Wei,你别自己创业了,从零到一是很辛苦的,我的舞台已经搭好了,你可以过来施展拳脚’。正是这句话打动了我。”他说。

  当然,做出决定还需要更切实的因素,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黄春波本人。

  “我认识Chuck有8年多,虽然没有直接工作过,但知道他是带着vision(视野)去创业的。而且他拥有大公司与创业两方面的经验,知道一家公司在各阶段应该是怎么样。”

  于是在了解了团队和公司状况后不久,蒋蔚正式加入Citcon。除了蒋蔚,黄春波还找来了更多在支付,零售,旅游,电商等行业资深人士加入,形成了新的核心团队。

  一家目标明确的创业公司

  2017年是Citcon关键的一年。在完成产品与技术开发后,公司要小步快跑,撬动更多的商户资源,“而且我们不做,也一定会有其他人做”。

  过去一年也是黄春波最累的一年。“我一开始也认为支付是一个可以迅速标准化的产品,能像互联网产品一样规模化推广,但在美国,尤其是大型企业,整个合作的流程比我想像的更复杂。”

  在美国,真正对支付行业有重大影响的大型商户和企业,对合作团队的专业性、技术的可靠与安全性都有很高的要求,而且内部的审批流程一点也不含糊。

  但另一方面,Citcon却又没有创业公司那种火急火燎的状态。

  蒋蔚也提到,“他自己是一个很热爱生活的人,也经常叫我注意锻炼身体,多做一些户外活动。”

  这是因为黄春波对公司的目标很清楚。“我们当时很明确专注在跨境移动支付市场。对小公司来说资源是有限的,聚焦在清晰的目标上是极其重要的。”

  这样做的好处也很明显,团队不会特别紧张,也不会为了短期目标而忽略长期规划。体现在公司的发展上,就是节奏上比较顺利,没有大的起伏,包括商务的目标也是如此。

  作为一个技术出身的创业者,黄春波也没有很强的“技术”标签。

  蒋蔚觉得,他有很强的商业嗅觉,不会为了技术而技术,而是会想到技术要如何为业务服务。

  “我刚进公司的时候,在产品上已经比较成熟了,但客户还是会提出一些改进的要求。不过Chuck将吸引更多的商户放在了最优先的事项,他知道当时不该去动产品。”

  正是这样,在2018年底,Citcon合作的中大型商家数达成了5000多家。从几个重点行业突破至覆盖高端零售,免税零售,全球酒店连锁,观光景点,餐饮,航空等众多业务,从美国迅速扩张至加拿大,以及欧洲。甚至包括驻美中国领事馆的支付方案也是由Citcon提供,现已与纽约、旧金山、洛杉矶、芝加哥、休斯顿、华盛顿等领馆建立合作。预计 2019 年服务的全球商家客户数量预计达 5 万家。

  寻找独特优势

  作为第一批将微信、支付宝,以及银联云闪付引入北美的公司,Citcon也获得了投资人的认可。今年4月,它完成了最新一轮由美国上市公司华美银行的500万美元战略融资,加之此前由真格基金、浙商创投、赛伯乐领导的投资,获得累计超过1500万美元融资。

  企业服务很难出现破坏性创新,特别是支付领域,VC的投资案例并不多。创业公司一般是对现有细分领域的微创新,这就要求一家公司的创始人具备深厚的行业积累,在市场中找到合适的切入点。

  在支付行业耕耘十多年,对国内移动支付市场的了解,再结合海外工作的经历,做跨境移动支付就是黄春波的优势。

  他认为,做一件事也要想到别人也可以做,弄清楚自己与团队有什么样的优势很重要。

  “在我熟悉的行业里,打造一家能成为推动移动支付市场的企业,带领团队实现目标,对我的职业生涯是一个很大的成就。”

  更何况,而且整个电子支付行业的空间很大,移动支付也还处于早期的阶段,从世界范围上看,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对Citcon而言,一旦能在支付行业占一席之地,很可能成为一家数十亿美元级别的公司。

  他希望,Citcon能成为移动支付市场的领先者,为世界各地的消费者和商家提供便捷的移动支付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