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经典【青春无罪】全文无删减在线阅读

时间:2018-07-12 18:14 来源:网友供稿 作者:沈彩变

  经典小说【青春无罪】全本完结上线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

  喜欢的可以搜索关注【摩登情缘】微亅信丨公亅众丨号

  回复书名即可阅读全文

  004 羞辱

  虽然快三年没有见到莹姐了,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莹姐,我觉得我已经把莹姐的一切都铭刻进了骨子里。

  我大喊莹姐,莹姐,喊着喊着眼泪也流了出来,不知道是喜悦还是疼痛。

  赵大头骂我是不是被打神经了,说那样的女人是你能认识的吗?

  我看到莹姐娇躯一颤,她听见了我的呼喊,她还记得我的声音,我高兴的差点跳起来。

  莹姐听到我喊她,就脸色冷漠的走向我这,但是她看我的眼神也很冷漠,就像是看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我心里微凉,我知道莹姐心里肯定还在怪我,毕竟当年的事情对她的伤害太大了。

  她问赵大头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打一个孩子,我听到后心中稍安,看来莹姐心里还是有我的。

  赵大头问莹姐:“你是他什么人,不然就别多管闲事!”

  我冲莹姐大喊:“莹姐救我,他是坏人,想要打死我!”

  赵大头挥手给了我一巴掌,打我的顺嘴流血,威胁我说别吵吵。

  莹姐皱着眉头,看了眼赵大头说:“放了他,你想要多少钱我赔你!”

  赵大头哈哈大笑:“多少钱?美女,我们之间的恩怨不是用钱可以解决的,我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不然我可忍不住要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哦!”

  莹姐有些不耐烦的说:“那你想怎么解决,总有解决的办法吧?”

  赵大头上下打量着莹姐,嘿嘿坏笑说:“办法倒是有,如果你真想救他,那晚上就陪我玩一夜,你看这个办法行吗?”

  我大骂一声无耻,我看到莹姐的脸色渐渐寒了下来,淡淡的说:“好啊,那我就陪你玩玩!”

  莹姐转身打了个电话,过了一会,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七八个青年,这些人来到莹姐面前,莹姐用手指着赵大头说:“就是他!”

  然后什么话都没说,这些人上去就围着赵大头和他的几个小弟一通狂揍,我听到赵大头惊恐的大喊:“大家别动手,有话好好说!”

  不过这些人根本没理他,一会就把赵大头等人打趴下了,比赵大头等人打我的时候狠多了,我都不忍心看。然后那几个青年才走到莹姐身边,问莹姐满意吗?

  莹姐点点头,走到躺在地上的赵大头身边问:“现在可以放人了吗?”

  赵大头也是这一块的无赖,平白吃了这么大的亏,哪里肯善罢甘休,掏出手机嚷嚷着要报警,还让莹姐有种别跑,这片区域的派出所所长是他朋友,一定会让莹姐顿大牢。

  莹姐一脸平淡,说她等着,然后真的站在那里等着赵大头打电话。

  赵大头打了个电话,说自己被一帮流氓打了,说的多么委屈,我暗暗鄙视这家伙,他分明就是在颠倒黑白。

  打完电话,赵大头看着莹姐得意冷笑:“贱人,有种你等着,马上警察就过来,你就等着蹲大牢吧!”

  我有些害怕,赵大头真的认识那什么所长的话,莹姐就麻烦了。我说莹姐你赶紧走吧,别管我了,可莹姐连看都没看我一眼,依旧淡淡的站在原地。

  一会两辆警车鸣着警笛就开了过来,停在路边,一个身材微胖身穿制服的警察当先下车,身后跟着四五个民警。

  赵大头一看到那胖警察,立刻大声叫屈:“张所长,你快来给我做主啊,我们快被这群流氓打死了!”

  那张所长看起来真的和赵大头认识,一副凶神恶煞的摸样,一边朝赵大头走过去一边大呼小叫着:“谁这么大的胆子,在我的地头上敢打我的朋友,还想不想在这混了!”

  我暗道一声不好,赵大头真的跟这所长是朋友,莹姐有麻烦了。

  说话间张所长已经走到赵大头身边,赵大头站起身指着莹姐说:“张哥,就是他们,你可一定要给我做出啊!”

  张所长看了莹姐一眼,脸上闪过惊艳之色,那双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呆呆的看了莹姐好一会才开口喝道:“你是谁,是你在光天化日之下当街行凶吗?”

  莹姐看着那张所长,依旧脸色平淡,语气有些冷的说:“我是谁你可能不认识,不过我老公是韩国良,你应该听说过!”

  那张所长一听,顿时一脸惊讶之色,有些不确定的小声问道:“你是韩先生的夫人?”

  莹姐说:“怎么,要打电话确认一下吗?”

  张所长连忙双手乱摇,赔笑着说:“不用了不用了。”开玩笑,有人冒充警察,有人冒充官员,可这冒充别人老婆的事绝对不多,而且张所长也听说过韩国良的老婆非常年轻漂亮,对着莹姐这气质一比,基本上不会错!

  莹姐问:“那我们可以走了吗?”

  张所长赶紧点头:“可以可以,借我两个胆我也不敢拦韩夫人您啊?”

  莹姐转身就走,赵大头不甘心的喊道:“张哥,你不能就这么放了她,你要给我报仇啊!”

  张所长回头猛地瞪了赵大头一眼:“闭嘴,你想死别拉上我,韩先生也是你能招惹的吗?”说完就喊了声收队走了。

  我一脸惊讶,这么久没见,莹姐居然变得这么厉害了

  看到莹姐居然一声不吭就走,我愣了一下,大喊一声莹姐别走,不顾疼的要散架的身体,猛地扑过去,抱住了莹姐白嫩的小腿,痛哭流涕连说三声对不起,我告诉莹姐我是离家出走的,已经饿了两天了,求莹姐不要在抛下我,无论去哪里都要带上我。

  莹姐心软了,我看着她跟车里的人商量,说要带我回去,但车里的人不让,说什么老爷肯定不会同意,但莹姐态度很坚决,说一切后果她负责,车里面的老女人才不吭声。

  我坐在副驾驶,莹姐开车,后座上是一个五十多的大妈,一脸厌烦的瞪着我。莹姐先带我去了医院,包扎了一下,然后才带我回到一栋山脚前的别墅。

  别墅是那种独门独院的欧式建筑,院子里栽种着很多花草,角落里有假山和一个小鱼塘。门口立着两根洁白的罗马柱,给人一种贵气逼人的感觉,这种房子我只在电视上看到过,属于那种有钱人的豪宅,我觉得就跟皇宫差不多,心里不禁好奇这两年莹姐到底经历了什么,居然能住上这种豪宅。

  莹姐把车停好,要带我进门,那个老女人却冷哼一声,说老爷现在还没回来,不能让我进门,还说我身上这么脏,弄脏了家里的东西怎么办?

  我看得出这老女人对莹姐的态度很不好,就暗暗记住了她的那张老脸,侮辱我可以,但要是她敢欺负莹姐,我一定要报复她。

  莹姐跟老女人吵了几句,可老女人这回态度很坚定,就是不让我进门,莹姐无奈,对我说让我暂时待在院子里,等她老公回来了就让我进去。

  我才知道原来莹姐已经嫁人了,不知为何心里忽然有些失落,那个老女人是莹姐家里的保姆王妈,我看得出莹姐在这个家的地位肯定不高,连一个保姆都可以在她面前耀武扬威。

  我冷冷的看了那老女人一眼,走到院子的角落里坐着,莹姐给我拿了一些吃的,马上就走了,连让我说话的机会都没有,我知道她心里还没能过去那道坎。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我看到一个戴着金边眼镜,身材高大肚子微微隆起的老男人从外面回来,王妈赶紧满脸堆笑屁颠屁颠的跑过来迎接,莹姐随后开门出来,对那男人微微笑了笑喊了一声老公回来了,我看得出莹姐对这男人的态度很敷衍。

  然后他们似乎开始说我的事情,我看着那个老男人频频向我这里投来不耐烦的目光,等到王妈和莹姐说完,那个老男人冷着脸说不行,这不可能,他不是搞慈善的,不会随便收养那些阿猫阿狗。

  我听着来气,妈的,不行就不行,干嘛要侮辱我。我很想站起来骂那老男人一顿就走,可是想到好不容易找到莹姐,我怎么能就这么离开。我要留下来陪着莹姐,不能让她在这里被人欺负。

  王妈得意洋洋的出去买菜了,莹姐脸色苍白,估计她自己也想不到在这个家连这点权利都没有。

  我听着莹姐对韩国良喊:“韩国良,从我跟着你就没跟你要过什么,我希望你能答应让我弟弟留在这。”

  韩国良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伸手就给了莹姐一巴掌,大骂道:“你这个贱人,从你跟我开始你就没给过我好脸色,整天摆出一副高傲的摸样,就连在床上也是冷冰冰的,现在为了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小杂种你终于肯对我说好话了?求我啊,求我我就答应你!”

  我的怒火蹭的一下窜了出来,猛地跑过去,大骂一声,草泥马,你凭什么打莹姐,大不了老子走就是了。

  莹姐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愤怒的冲我大喊,“你闭嘴,大人说话轮不到你一个小孩插嘴。”

  我看着莹姐一脸焦急的表情,只好不情愿的停住脚步,话到嘴边又憋了回去,莹姐为了让我留下,已经放弃尊严主动给韩国良说好话,我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这样只会辜负了莹姐的心意。我只能握紧拳头瞪着韩国良,如果现在给我把刀,我都想砍了他。

  韩国良听到我骂他,指着我愤怒的骂道,“草泥马,你一个小杂种也敢骂我,我打死你。”说着就冲我走来,却被莹姐拼命拉住。我听到莹姐对韩国良大喊,他只是个孩子,你跟他计较什么,韩国良你还算是个男人吗?

  韩国良转手又是一巴掌,把莹姐打的倒在墙角,嘴里大骂着,“贱人,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早就试过了吗?想要我把这个小杂种留下,那就来求我,只要你把老子伺候满意了,舒服了,我就让他留下。”说完韩国良还掐着莹姐的下巴哈哈大笑。

  我眼里都快要喷出火来,这个韩国良看起来斯斯文文,没想到骨子里却是如此变态,我已经不在是小孩子,自然听得懂韩国良话里的意思。

  莹姐羞怒的瞪着韩国良,冷冷的说了声无耻。

  韩国良骂道,“敢说我无耻,那就让这小杂种滚。”说完又踹了莹姐一脚,推门走了进去。

  莹姐靠在门口,气的胸脯剧烈起伏,看着莹姐被羞辱,我觉得心脏就像是被刀子一刀一刀割,我跑到莹姐身边去扶莹姐,对她说你不要求他了,大不了我离开。

  莹姐忽然给了我一巴掌,打的我脸庞火辣辣的疼,莹姐冲我吼道,“你以为我愿意低声下气的求他吗,还不都是为了你,如果你现在离开,那我刚才受的委屈还有什么意义!”

  我脸色被羞的通红,低下头去不敢与莹姐的目光对视,如果我离开这里,估计就我这性格,不被饿死也会被人打死。

  莹姐休息了一下,站起身打开门,拉着我的手走了进去。

  韩国良正坐在真皮沙发上喝茶,不等韩国良开口说话,莹姐抢先说道:“韩国良,只要你答应让我弟弟留下来,你想怎么样都行。”

  一个女人对男人说这种话,但凡是个正常的男人都忍不住,我愤怒的挣脱莹姐的手,心中对莹姐的不知羞耻很不满,我真想一走了之,可当我抬头看到莹姐满含屈辱的表情,还有眼角晶莹的泪珠,我的怒气一下子全消失了,莹姐这么做都是为了我啊,我不能辜负她为我做出的牺牲啊!

  “这可是你说的。”韩国良邪邪一笑,把金边眼镜摘下来放在茶几上,对莹姐招招手,喊了声过来。

  我赶忙拉住莹姐的手,小声说不要去,可莹姐愤怒把我的手甩向一边,回头看了我一眼,冷声说如果不想她的心血白费,就学聪明点。

  我明白莹姐话里的意思,她是让我不要惹怒韩国良,争取能够留下来。

  莹姐走到韩国良身边,韩国良一把将莹姐拉进怀里,对莹姐说,这可是你说的想怎么样都行,如果你把我伺候舒服了,我就答应把他留下来。

  说完韩国良就压了上去,莹姐奋力反抗,大喊不要,要韩国良进房间,说我还在旁边看着呢。

  韩国良大声坏笑说,“我就是要让他看着,看看他的姐姐是多么的风骚。”

  我觉得自己快要疯了,这个韩国良简直就是披着人皮的畜生啊,居然变态到这种地步,莹姐跟着他肯定没少受欺负。我嘴上不敢说话,但心里却一直在呼喊,莹姐不要答应,千万不要答应他。

  莹姐坚决不同意韩国良的做法,骂了一声韩国良变态,站起身准备离开。我心里一松,很想上去拉着莹姐就走,离开这个鬼地方。

  韩国良忽然从背后抱住莹姐,嘿嘿笑了笑,说去房间就去房间,只要莹姐把他伺候舒服了,就答应让我留下。

  005 韩笑笑

  我看着莹姐被韩国良抱进卧室,临进门的时候莹姐看了我一眼,她的目光很复杂,有点无奈和愧疚,但更多的是坚韧,我一下子就读懂了她的意思。她让我不要冲动,争取能留下来。

  临进门的时候韩国良冲我得意的笑了笑,问我要不要进来参观一下,欣赏一下他一展男人雄风。我咬紧牙关没有吭声,心里却恨不得把韩国良这个畜生大卸八块。

  韩国良故意不关门,虽然我看不到卧室里面的情景,但我能听到韩国良刺耳的狂笑还有毫不压抑的喘息,虽然莹姐竭力压抑着自己的痛呼声,可我还是能听到。

  我还听见韩国良一边打莹姐,一边骂莹姐是贱人,平常装清高,现在还不是要来讨好他。

  我在心里怒吼,韩国良你就是个禽兽,禽兽都不如。

  我的心在滴血,脸色通红,莹姐这都是为了我啊,虽然韩国良是她老公,做这种事情也是在所难免,但要不是为了我,韩国良肯定不会如此蹂躏莹姐。

  整整半个小时,莹姐压抑的惨叫声整整半个小时,我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像是变成了一个木头人,其实我那一刻真的希望自己是个没有自觉的木头人,这样就不会心疼。

  有几次我忍不住想要冲进去阻止韩国良,可想起莹姐那冷漠的眼神,我又强忍住,莹姐这么做就是为了让我留下来,我不能辜负她的心意。我的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指甲都嵌进了肉里,可这点疼痛跟莹姐所受的蹂躏比起来太过微不足道。

  最终韩国良答应了让我留下来,可是并不让我住在卧室里,虽然他家的房间有很多都空着,但他只是让我住在楼下卫生间旁边的杂物间,一间阴暗潮湿,布满灰尘的小房间。

  莹姐让王妈帮我收拾一下,可王妈根本不听,还对莹姐翻着她那双死鱼眼,说莹姐一个小三有什么好拽的,这里轮不到莹姐发号施令。莹姐无奈只好自己帮我收拾,我看着莹姐走路都有些别扭的摸样,心中暗暗为莹姐不值,嫁了一个比自己大二十岁的老男人,还要受这样的虐待,莹姐为什么不离开这里?

  莹姐帮我搬来一张小床,铺上被子,淡淡看了我一眼对我说让我暂时就住在这里,房子虽然小,但比起我流落街头强多了。

  我默默点头,想要跟莹姐说句话,但是莹姐没给我机会,转身就走。

  这时候房门忽然从外面打开,一个梳着马尾辫,上身穿着白衬衫,下身穿着蓝色短裙,浑身洋溢着青春气息的漂亮女孩走进来,她穿的是校服,应该是刚放学,看年纪跟我差不多大小。

  女孩精致的脸上本来挂着笑,可看到莹姐立刻就消失无踪,剁拉着小脸冷冷问他爸呢?问完了还指着我问我是谁。

  我立刻猜出这女孩的身份,应该是韩国良跟他前妻的女儿,难怪看到莹姐就变成一副死了亲爹的表情。

  莹姐淡淡说了句你爸出去了,然后看了我一眼说我是她弟弟,还补充了句你爸爸已经同意他住在咱们家。

  韩笑笑立刻露出震惊的表情,像是听到了很不可思议的事,她指着我大笑:“我爸疯了吗,他怎么可能同意,我不相信,我要亲口问他。”

  然后又看着莹姐冷笑,说现在是弟弟,过两天是不是还有哥哥姐姐妹妹妈妈什么的,都赖在她家,干脆她跟韩国良搬走算了。

  莹姐解释说,“笑笑,你误会了,不是你想的那样。”莹姐说正好在路上碰巧遇到我,看我走投无路,才收留我。莹姐还向韩笑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来。

  韩笑笑根本不相信,说了句等他爸爸回来在好好问问,然后就上楼去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韩笑笑对我的存在没有在提出什么异议,应该是已经问过韩国良了,不过从韩笑笑仇恨的目光中我知道她肯定不希望我待在这个家里。趁着莹姐不注意,韩笑笑偷偷对我说,别以为她爸爸答应了让我留下我就可以在她家白吃白住,她一定会把我赶走的。

  饭桌上我跟莹姐坐在一起,王妈炒了四个菜,但是只把一盘子青菜摆在我跟莹姐面前,另外两盘肉菜和一盘素菜全部放在韩国良和韩笑笑面前。莹姐脸色淡漠,很平静,应该是已经习惯了,埋头只是吃着面前的青菜。我想站起来给莹姐夹一筷肉,但是被韩笑笑拿筷子阻止,说别动这边的菜。

  我说不是我吃,是给莹姐吃,韩笑笑冷笑一声,说莹姐要保持身材,不能吃肉。

  莹姐吃了小半碗米饭,然后放下筷子,说了声吃饱了,让我们慢慢吃,然后回了房间。

  我愤怒的扒了几口米,吃了几口青菜,回到卫生间旁边的杂物间。

  换了新的环境睡觉,我失眠了,做了一夜的梦,梦里都是莹姐被韩国良各种欺负,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快要被怒火冲爆炸,想要打人却什么也抓不到,那种无力感和恨意让我惊醒以后还有种想要砸东西的冲动。

  白天,韩国良去公司上班,莹姐在龙湾中学教书,韩笑笑就在莹姐的班级里上课,王妈出去买菜,我就被他们赶出去,等王妈回来以后才能进屋,他们说怕丢东西。莹姐虽然生气,可也无可奈何。

  我在韩家呆了几天,他们就跟防贼一样防着我,看我的目光充满蔑视,我知道他们这是在恶心我,等到我受不了的时候就自己离开,我偏偏不让他们如意,不过最让我受不了的是莹姐对我的态度,还是很冷漠,几乎都没跟我说过话,我想找她聊聊,她也不给我机会。

  有一天星期天,韩笑笑放假,莹姐也在家休息,韩笑笑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只哈巴狗,对王妈说她要养狗,王妈告诉她家里没有狗窝,要不在院子里搭一个。

  韩笑笑忽然对着我诡异的笑笑,一脸不怀好意的对王妈指了指我的房间,“王妈,咱们家不是有个现成的狗窝吗?哪里需要搭建。”

  王妈立刻明白了韩笑笑的意思,笑着说对对,我怎么把这事忘了。

  我顿时回过味来,马勒戈壁的,这个小贱人在骂我是狗啊,还让我跟狗住一起。想不到这小丫头年纪轻轻长得也漂亮,心肠却这么歹毒。

  坐在沙发上的莹姐听不下去了,她说:“笑笑,杨阳留在咱们家是经过你爸爸同意的,你不能这样任性。”

  韩笑笑立刻反驳:“我知道爸爸同意他留下,但我也没有赶他走啊,我只是想要养条狗而已,杂物间用来当狗窝正合适啊,不然把你的卧室借给我养狗也行。”韩笑笑扬起精致的小脸,一脸得意,气的我真想上去给她两巴掌。

  莹姐气的脸色发白,说不出话来,韩笑笑说干就干,叫了王妈跟她一起,就牵着狗走向杂物间。

  我马上堵在杂物间门口,不让韩笑笑进去,心里憋了一肚子火,指着韩笑笑鼻子说,你不要太过分。

  韩笑笑一把将我推开,说这是老子家,老子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哪里轮到你来管我,还冲我坏笑一声,说这就嫌过份了,还有更过份的呢。

  我看着韩笑笑把狗牵进去,然后喊了一声,杨阳,上床上便便。

  我以为韩笑笑叫我,转念一想我马上明白过来,她居然给狗起了我的名字,她这是故意恶心我啊。

  我看着那条狗跳上了我的床,后腿一翘就开始撒尿,然后还拉了一摊,我心中暗骂,这该死的狗真他妈的听话。

  那狗拉完之后,韩笑笑得意的大笑,拉着狗准备离开,我看着莹姐辛辛苦苦给我收拾的床单被一条狗糟蹋,我心中的怒火再也忍不住。

  我上前一步指着韩笑笑大骂:“韩笑笑,我草泥马,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小贱人。

  未完待续喜欢的可以搜索关注【摩登情缘】微亅信丨公亅众丨号

  回复书名即可阅读全文


 

    最新更新

    视觉焦点

    资讯排行

    1. 开个内衣店要多少钱吗 自营开店和加盟开店的差异有
    2. 鏖战金陵 中国机器人格斗竞技锦标赛夏季赛圆满举行
    3. 世界是“屏”的 X-power Chain重新定义全球屏幕新生
    4. 为百姓保驾护航 一件悦动社会的善举在浙江萌生了
    5. 照片直播平台免费用 摄影师轻松玩直播
    6. 佛山妙尼熊服饰有限公司被爆是诈骗的澄清声明
    7. 佛山妙尼熊服饰有限公司诈骗?妙尼熊谎言#下面鬼话连
    8. 凯叔成为山姆新荣誉会员 联手推出新故事教孩子正确
    9. 2018战马·城市传奇篮球争霸赛开赛 新冠名新能量
    10. 云简科技新品发布会圆满成功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