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资讯 > 正文

优质小说【花都少年行】精彩章节阅读

  热门小说【花都少年行】全文完结上线阅读

  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在【摩登情缘】这个威~杏~工~众~号回复书名,即可阅读全书章节。

  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内容

第4章

  正当我考虑要不要打电话给林婉月时,发现自己已经鬼使神差的的转到了林婉月定的那个包间前面。

  得,这二十分钟的路白走了,又转会了原点……

  想推门进去,但又觉得不合适,进去了我说什么啊?酒店太大我迷路了……这不等着穿帮呢嘛!刚推开个门缝,手停了下来。

  透过门缝我瞄见林婉月正面色潮红的歪在一旁的座椅上。一旁的富二代则满脸色迷迷的表情,咸猪手正在伸向林婉月凸凹有致的娇体,嘴里还不干不净的说道,“这药就是好用,才三滴,这娘们儿就骚成这样,嘿嘿,别着急,老子这就满足你……”

  他妈的,这小子竟然偷偷用药!

  虽然我跟林婉月只是金钱关系,但就算我跟这个女人只是萍水相逢,遇到这种事也绝对不会见死不救。

  我一声怒吼,直接一脚踢开房门,吓得那个富二代差点瘫在地上。

  “你怎么回来了?”富二代一手提着裤子,满脸惊恐的问道。

  “我他妈的要不是及时赶回来,老子的女人今晚就要被你睡了!”我拽着他的衣领直接将他拎了起来。别看我俩身高差不多,可比起力气来他差远了。我这农村出来的穷小子从小就种地犁地,早就练出了一身蛮力。

  “放……放开我!再不放手我喊保安了!”富二代两脚微微离地,声嘶力竭的骂道。

  “好,我这就放开你。”我冷笑一声,重重的将他扔到地上。

  富二代哆哆嗦嗦的从地上爬起来,“你……你敢……敢对我动手?你找死啊你!”

  这个时候了还嘴硬,看来是作威作福习惯了。不过我怕什么,我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我没跟他打嘴仗,直接拎起了红酒瓶子,吓得这人屁滚尿流的就跑了。

  “怂包!”我恶狠狠的骂了句。

  下一刻,一个酥麻入骨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哟,这是哪位英俊的小帅哥啊!”紧接着,两条光滑如丝的娇嫩玉臂紧紧缠住了我的脖颈,芬芳迷人的体香传入我的鼻腔,后背更是被两座巨大的山峰紧紧顶住。

  我的下体瞬间挺枪致敬,我赶忙深吸一口气,用自己仅存的理智说道,“林婉月,别这样……”

  “哟,假正经啦?”林婉月娇笑道,修长的大腿不知何时已经盘在了我的腰间,右手伸进了我的衬衣内,并顺着肚脐往下摸,一直摸到了我早已坚硬如铁的巨龙上。

  “这……这里不行啊,你看这里连个床都没有……”我随便找了个借口回绝,实则心中已经痒的难忍了。

  “我才不管,我就是要”林婉月说着开始要脱身上的衣服,“你带我去你家,要不我们就在这儿!”

  “好好好!”祖宗,我真是怕了你了。我叫来了服务员在酒店上面一层开了房,把林婉月扶了过去。

  将她放在床上安顿好后,赶忙跑到旁边的洗手间用凉水冲了冲脑袋,试图浇灭心头的欲火。

  刚刚走出洗手间,就看到林婉月正如一条出水的美人鱼般侧卧在床上,身上的外套裤子不知何时已经脱掉了,蕾丝的淡紫色胸衣将她的胸脯高高托起,上面的两个可爱要隐要现,平坦的小腹上没有丝毫赘肉,极具诱惑的性感内裤竟然是镂空设计,透过薄薄的紫纱能看到里面,内裤正下方的布料早已经……

  “你想不想尝尝我的味道?”林婉月搓着胸前的柔软,冲我勾了勾手指。看着那对饱满在她玉手的挤压下变化出各种形状,我真想冲过去一亲芳泽。

  但最终理智还是战胜了欲望,我缓缓走过去给她盖上了被子。

  “我怎么这么热啊……”林婉月一脚踢开身上的被子,紧接着直接反手解开了胸衣,而我胯下的那个则再次苏醒,昂首挺胸。

  我真担心她再这么脱下去我会忍不住扑上去,便赶忙找个借口转移注意力,我脑子中突然想起来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对我那祖传的按摩手法十分认可,便柔声哄劝道,“你趴在床上,我给你好好服务服务……”

  “原来你喜欢这个姿势啊。”林婉月以为我所说的“服务”是云雨之事,便娇笑着十分听话的趴在了床上,然后……高高撅起了屁股!

  翘臀洁白如雪娇嫩如玉,修长的大腿上没有丝毫赘肉,反而散发着迷人的体香,令人沉醉。

  我帮她调整姿势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她的大腿内侧,只觉娇嫩的皮肤吹指可弹,迷人的体香令人沉醉,下一秒,我感觉一股热流从鼻腔缓缓流出。

  尼玛,又流鼻血了。

  我赶忙用袖子擦了擦鼻血,十分尴尬的说道,“躺平……不要撅起来……”说着轻轻地按了一下她圆润的臀部。虽然只是简单的按了下,却能感觉弹性十足,翘臀在手掌的冲击下如果冻般晃来晃去。

  我深吸一口气,狠狠咬了下舌尖,剧烈的疼痛顷刻传遍全身,令我瞬间从欲望中清醒过来。

  我真担心在这么下去我会一个忍不住把她给办了。

  我将手掌搓热,脑中努力回想爷爷之前传授的手法,然后轻轻摁在了她背部的穴位上,缓缓的揉搓着摁压着。

  “嗯嗯”林婉月发出妩媚至极的呻吟声,而我的巨龙早已因为长时间充血而隐隐作痛。

  十分钟后,林婉月的呻吟声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均匀的呼吸声。

  尼玛,这种古老的手艺当真厉害,才十分钟就让这浪蹄子睡着了,看来有机会我一定要找爷爷多学几招才是。

  这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打车回去是不现实的,我只能在旁边的沙发上将就一晚,好在房间内有空调,不至于太冷。

  我将昂贵的西服脱下来盖在身上,枕着自己的胳膊盯着天花板,却迟迟没有睡意。

  我拿出手机翻着,看姐姐今天有没有给我发短信,哎,真是担心医院里的母亲。

  父母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老农民,将牙缝里挤出来的钱供我创业做生意,而我竟然赔了个干干净净。如今母亲重病在身,我竟然一点忙都帮不上,想到这里,我懊悔的真想狠狠抽自己几个耳光。

  “我一定要赚大钱,让家里人彻底告别贫穷的日子。”暗暗发誓。

  这一夜在不知不觉中过去,第二天我迷迷糊糊睁开眼,发现身上盖着暖和的被子。

  我不会昨天半夜的时候,迷迷糊糊的爬上林婉月的床了吧……

  我一下子清醒了,赶忙坐起身,发现自己还是在沙发上躺着,身上的被子不用说,自然是林婉月盖上的。

  “哟,活着呐?”林婉月问道,她已经穿戴整齐,脸上画着淡淡的妆,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子干练与霸气,与昨晚那个风情万种的浪蹄子简直是天壤之别。

  “你就用这种便宜货?”她坐在床边把玩看着我的手机,“你相机怎么上锁了?点开我看,昨天有没有偷拍我?”说着冷冷的看着我。

  “喂喂,我昨天可是什么都没干啊!是那个混蛋偷偷在你的饮料里用药……”我赶忙开口解释,可不等我把话说完,便被林婉月直接打断。

  “闭嘴,警告你,昨晚的事情你要是敢说出去……”林婉月冷言威胁道,做出个抹脖子的动作。

  “你放心,我一定守口如瓶,这种事情我是绝对不会……”我还没说完,便又一次被林婉月打断。

  “密码。”

  她似乎特别喜欢打断别人的讲话,每次跟她聊天,从来都是她牢牢掌握着主动权,真是一个傲慢无礼的霸道女总裁。

  我把手机里的相册打开给她看,她这才放心。

  她站起身,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将手机扔给了我,开口道,“我看你人品不错,有没有兴趣当我的助理啊?”

  “不干。”我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

  我之所以拒绝,说到底还是那可怜的自尊心在作怪。就算当鸭子,我也不想接受女人的帮助。

  “可以啊,小伙子,居然拒绝我,你知道我这个助理的位置有多少人梦寐以求吗?”林婉月说着竟然提上包直接推门走了,临走前抛下一句话,“房费我已经结过了。”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一时有些没缓过神来。

  钻进洗手间洗了个热水澡,出来时发现兜里的手机正在响。我拿出来一看,是姐姐的来电,顿时一阵心烦意乱。从昨天到现在我连一分钱都没有筹到,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姐姐的质问。

  我在犹豫要不要接这个电话,可姐姐却孜孜不倦的打着,终于,我抱着横竖都是死的想法接通了电话。姐姐哭啼的声音瞬间从话筒里传了过来。

  “姐,你别伤心,我再想想办法,不行我就去卖肾,我查过了,一个肾二十多万呢……”

  “傻弟弟,你说什么呢,咱妈的病有救了……你那个朋友直接垫付了五十万,医生说明天就可以做手术……”原来姐姐是喜极而涕。

  “什么?我一个朋友?”我失声问道,印象中我周围的朋友不是抠就是穷,谁这么有钱能一次性掏出五十万?

  “对啊,你不知道吗?是个女的,她只说她姓林,是你的好朋友……”

  “姓林?”我在脑海中努力回忆,我认识的朋友中没有姓林的啊……等等……莫非是……林婉月?

  没错,应该就是她!刚才她一直在翻看我的手机,里面有姐姐给我发的好几条短信。

  我敷衍姐姐这会儿有事儿便挂断了电话,然后赶忙给林婉月拨过去想问个清楚,哪知她一直不接听我的电话。

  我决定去林氏集团找她问个清楚,虽然很感激,但我不能平白无故拿她这么多钱。

  第5章

  我连早饭都顾不得吃便匆匆跑出酒店,由于没钱打车我决定步行过去,哪知刚走了不到十分钟,一辆面包车突然停在我面前拦住了去路。

  紧接着,从车上跳下来几个彪形大汉,手里拿着钢管片刀和棒球棍,嘴里嚷嚷着“草拟吗!干死你!”便冲着我跑了过来。

  虽然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干我,但此刻保命才是最关键的,我赶忙往回跑,结果被一个大汉追上。

  我回头一脚,踹了那个人一个跟头,紧接着后面几个人追了上来,照着我的肩膀就是一刀,钻心的疼痛感顷刻间传遍全身。

  马的,看来是跑不了,干吧!就在我旁边正好有一家五金店,我忍着巨痛一个驴打滚儿滚到旁边里抽出一把铁楸跟他们混战在一起。

  我身上挨了好多刀,要不是恰好有巡警路过,我可能真的要被他们给废了。

  见警察过来,那群混蛋一哄而散,警察们也没去追这些人,赶忙先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叫救护车。

  到医院后,医生一边给我缝伤口一边感叹,说我浑身上下被砍了十一刀,不过都没有伤到主动脉也是个奇迹。一通包扎之后,我跟个木乃伊似得的躺在病床上仰望着天花板。

  现在静下心来想想,幕后主使并不难猜,一定是跟林婉月吃饭的那个富二代沙比,这几天我除了得罪他,哪里还有第二个。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加倍偿还。”我心里默默念叨。

  就在这时,枕头边的手机突然响了,是林婉月打过来的。

  她说刚才在开会,问我打电话什么事儿。我直接问她老娘看病的钱是不是她垫上的,她没直接回答我,只让我去公司里找她。

  去找她?别逗了。

  我只能告诉她我被人砍了,目前正在医院躺着,哪里也去不了。

  她问了我医院地址之后便匆匆挂断了电话。

  “你都这样了怎么还接电话?一会儿伤口开线了怎么办?”一声娇呼传入我的耳朵里,虽然语气中夹杂着浓浓的怒意,却听的我一阵心旷神怡。

  “对不起,医生,我不是故意的……”我说到一半便停了下来,诧异的盯着眼前的这个甜美的女护士,洁白的护士装丝毫无法掩盖她曼妙的身材,胸前的衣服被高高撑起,隐约可以看见里面内衣的轮廓。

  正当我偷偷打量着她裸露在外的锁骨时,哪知这个护士竟十分激动的喊出了我的名字,“王强,怎么是你?”

  “张巧巧!?”

  张巧巧是我的高中同学,曾经追求过我,但当时我的心思全都放在了考大学上,就没有答应,再加上她高中的时候身材跟个电线杆子似得,又平又小,估计胸还没有我的大。

  现在看起来……啧啧……真是女大十八变啊……

  我又将目光停留在她胸前的高峰之上,透过纽扣的间隙,我看到了里面的那一抹粉红,下体不由得有了些细微的反应。

  “看什么呢!哼当初追你的时候不要我,现在知道看我了,我现在有男朋友了我跟你说”张巧巧注意到我不安分的眼神,背过身去准备给我换药。

  唉,怪不得现在发育的这么好,原来是经常被男朋友灌溉啊……我郁闷的想着,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是啊,你应该见过吧,就是给你做手术的那个医生啊。”张巧巧笑道,眼中夹杂着一些羞涩。

  我擦,是那个小子。刚才做手术的时候,那小子就暗示我如果想尽快康复出院,就要给他一些红包。

  我说我没钱还威胁我说如果没钱就慢慢在医院里熬着,反正每天的住院费也要好几百!而且这货给我缝针的时候,我听到他一直在和跟旁边的小护士调情。

  为了确保我没有搞错,我特意问了句,“你男朋友是叫黄伟吗?”

  “嗯,就是他,原来你们已经聊过了啊。”张巧巧问道。

  “没有,我只是碰巧看到了他的胸牌而已。”我解释道,心里为张巧巧感到一丝悲哀,这么好的一棵白菜就这么被一头猪给拱了。

  张巧巧换完药,好心提醒我尽快把医药费给交了,免得影响后续的治疗。临走前还不忘邀请我有空一起吃饭。

  我强作欢颜的勉强答应下来,像我这种没钱治病的穷光蛋,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走出医院呢。

  张巧巧走后没多久,林婉月到了,开口第一句坏笑着调侃道,“小样儿,造型挺别致嘛。”

  “别嘲笑我了,老子这十一刀没准儿都是因为你。”我将自己的猜测告诉了她。

  林婉月听后皱了皱眉,叹了口气,“王强,这些罪我不会让你白受的。”

  “先不说这些了,”我苦笑道,“现在都下午两点钟了,我一口饭还没吃呢,现在肚子里还憋着一泡尿,你再不帮帮我,一会儿我就尿床了。”

  林婉月抿着嘴笑问道,“你想让我怎么帮你啊,我又不能替你上厕所。”然后直接从包里掏出手机,应该是给自己的专职司机打了个电话,让他买几个大补的菜拎上来。

  “扶着我。”我努力抬起胳膊。

  林婉月瞪了我一眼,随着叹了口气,“好好,算我欠你的。”扶起我向厕所走去,我闻着她的体香,感觉自己的下体在一点点变大。

  刚走到厕所里面,林婉月就赶忙停住了脚步,“……我回避一下吧……”

  “回避什么啊……咱俩谁没见过谁啊,快点,我都快憋炸了。”

  “那你要我怎么帮你?”林婉月脸蛋微微泛红。

  “这个简单,把拉链拉开,然后帮我掏出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