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ln(""); document.writeln("
"); document.writeln("");

巴基斯坦引进我国瞬时弹性成像技术iLivTouch 广泛应用于疾病筛查及医学研究

  近日,国际期刊《TROPICAL DOCTOR》刊登了一项来自巴基斯坦卡拉奇 Dr. Ziauddin 大学医院的横断面研究《Effects of anthropometric and metabolic parameters on transaminase levels and liver stiffness in patients with non-alcohol fatty liver disease》。研究团队通过利用“中国智造”的无创肝脏诊断系统iLivTouch对214名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患者进行检查,研究表明不仅NAFLD在2型糖尿病(T2DM)中有高患病率,还会增加致癌的风险,需引起广泛重视,并积极加强对其的监管筛查。

  一直以来,癌症的高死亡率使人“谈癌色变”,可即便如此癌症的发病率和致死率始终居高不下。排除生活节奏加快、不良生活习惯等影响,对癌症的前期症状没有清楚认知,无法做好提前筛查预防与致病间也有着莫大关联。众说周知,肝癌被称为“沉默的癌症”,由于肝脏本身没有痛觉神经往往易被忽略。根据最新流行病学调查数据显示,全球2020年肝癌新发病例达91万人,我国作为全球肝病大国,新发病例占全球45%,达41万人。

  针对如此高基数的患病人群,我国2021版《居民常见恶性肿瘤筛查和预防推荐》中明确指出,男性35岁以上、女性45岁以上的以下任一人群:慢性乙型肝炎病毒(HBV)感染或慢性丙型肝炎病毒(HCV)感染者;有肝癌家族史者;血吸虫、酒精性、原发性胆汁性肝硬化等任何原因引起的肝硬化患者;药物性肝损患者;遗传性代谢病患者,包括:血色病、α-1抗胰蛋白酶缺乏症、糖原贮积病、迟发性皮肤卟啉症、酪氨酸血症等;自身免疫性肝炎患者;非酒精性脂肪肝(NAFLD)患者,均属于肝癌的高危人群

  此次巴基斯坦卡拉奇 Dr. Ziauddin 大学医院开展的横断面研究,正是对NAFLD患者这一肝癌高危人群进行检测,并通过受试者对脂肪衰减参数(UAP)及肝脏硬度值(LSM)升高的相关因素进行了多变量解析,回归分析显示,前者系后者的独立影响因素;此外,NAFLD在T2DM患者中的患病率很高,40%的T2DM患者有严重的肝脏脂肪变性。另在本次研究当中,研究团队还发现,大量的NAFLD患者患有脂肪性肝炎和F2-F4纤维化,这意味着NAFLD患者患肝癌的风险要更高。

  图说:巴基斯坦卡拉奇 Dr. Ziauddin 大学医院利用我国iLivTouch对受试者进行检测

  慢性肝病(CLD)作为全球第十大威胁人类健康及生命的疾病,2020年全球因该疾病死亡人数达83万人。导致CLD的最主要原因包括慢性乙型肝炎病毒(HBV)、丙型肝炎病毒(HCV)、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以及酒精相关性肝病(ALD)。其中,伴随HBV疫苗接种的普及以及针对HBV和HCV的高效抗病毒治疗的开发取得的积极成效,这两类肝疾病的预防及诊疗等到了较为良好的控制。然而,随着全球社会经济发展,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及随之而来产生的不科学饮食习惯,导致肥胖症和2型糖尿病呈增长态势,也进一步引起NAFLD及其进展性疾病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的患病率成比例上升。

  有国内研究指出,T2DM人群中NAFLD患病率高达60%~80%,NAFLD患者T2DM发病率为11.1%。此外,在经肝活检证实的2型糖尿病患者中,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进展性肝纤维化发生率分别为63%~78%和22%~34%,足以提示应该广泛关注2型糖尿病患者的肝脏结局。[1]另据世界糖尿病联盟(IDF)发布的全球糖尿病概览(第9版)显示,我国糖尿病数量位居全球第一,2019年预计糖尿病患者总人数已超过1.29亿。同时,中国流行性NAFLD的总病例显示估计约为2.43亿[2],一跃成为中国第一大慢性肝病。也因此,加强NAFLD的筛查十分重要,也十分迫切。

  当前,伴随医学技术的不断创新和发展,全球针对肝脏疾病的早筛技术已实现无创且快速的检测,且我国在该领域的技术已经超越国外,国外研究表明,最快可在33秒内出检测结果。此次巴基斯坦卡拉奇 Dr. Ziauddin 大学医院也引进了我国科学家自主研发的无创肝纤维化和脂肪变量化检测产品—iLivTouch®并投入进医学的研究和应用中。这款产品采用全球领先的瞬时弹性成像技术,凭借无需采血、无需肝穿、无创无痛、检测快速安全、可多次重复、测量结果准确直观,并可通过量化的数字直接反应肝脏的硬度值(LSM)及脂肪衰减指数(UAP)等显著优势,为慢性肝病的筛查和预防评估提供了重要的数据参考及支持,不仅可以为肝损伤高危人群、肝病就诊人群以及T2DM等并发症患者进行肝纤维化及脂肪变性程度的诊断、监测和管理,还可以为普通人群进行肝脏状况筛查,并可以进行全程的数据追踪,全方位保护人类肝脏健康。

  参考文献:

  [1]余红艳, 邸阜生. 关注2型糖尿病合并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的肝脏结局[J]. 实用肝脏病杂志, 2017(3).

  [2]Estes C, et al. Modeling NAFLD disease burden in China, France, Germany, Italy, Japan, Spain, United Kingdom, and United States for the period 2016–2030. J Hepatol 2018; 69: 896–904.